番外之父子(一)

小说:六宫凤华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我要报错
  鲁王妃病重不治,于建业十六年初秋离世。

  这一噩耗传至闽地,尹潇潇沉默不语良久。

  赵长卿比她年长几岁,今年正好四旬。做了近二十年的妯娌,曾一同住在宫中十余年,虽说性情不甚相投,后来心结重重。彼此总有几分情谊。

  没想到,赵长卿早早就去了……

  霖哥儿见亲娘心情阴郁,低声宽慰道:“二伯娘得的是心病,自到了江城,就一直病重不起。断断续续熬了一年,离世对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或许吧!

  希望赵长卿到了地下,能和鲁王夫妻重聚。

  尹潇潇长叹一声:“我心里难受,过几日就好了。你不用担心,就是看着栋哥儿梧哥儿,我也舍不得生什么心病。”

  今年春日,梅芸生了一子,取名栋哥儿。隔了两个多月,刘妍也生了一子,取名梧哥儿。

  尹潇潇心中欢喜,在梧哥儿出生后,特意去了一趟福州。一直住到梧哥儿满月了,才回来。

  依霖哥儿看来,赵长卿母子落到今日结局,都是咎由自取,委实不值得同情。

  “二嫂的死讯,也该传到京城了。”尹潇潇心情低落,声音也透着意兴阑珊。

  霖哥儿点点头:“嗯,阿萝堂妹的临盆之日也在这几日之间。”

  果然,一提起阿萝,尹潇潇的心情便有好转,笑着说道:“是啊!只盼阿萝这一胎平安顺遂。”

  阿萝这个皇太女,做得十分出色。哪怕身怀六甲,也未耽搁政事。几个月前的吏部大案,从主审到定刑,再到吏部官员的调动补缺,都出自阿萝之手。

  这等才干这等勤勉这等雷厉风行的手段,令众臣折服。

  尹潇潇母子人在闽地,对朝堂动向却格外关注留心,俱为阿萝高兴不已。

  ……

  闲话片刻,霖哥儿忽地说道:“娘,你时常半夜溜出府,直至天色将明才回来。到底是私会谁去了?”

  尹潇潇:“……”

  尹潇潇生平从未有过这样的尴尬和羞窘,一张风韵犹存的美丽脸孔涨得通红。想张口否认,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知子莫若母。

  霖哥儿既然这般笃定的张了口,自然是因为早已暗中察觉,或者已经暗中调查过了。

  “娘,”霖哥儿深深地看着尹潇潇,声音缓慢:“我和霆堂弟都已娶妻生子,如今各有差事,生活也安定下来了。”

  “娘才三十多岁,还没到四旬。若生出再嫁之意,我不会阻拦。”

  尹潇潇胀红着脸,瞪着一双眼,憋出几个字:“我不会改嫁!”

  那就是你亲爹!我这辈子只嫁他一人,怎么可能再嫁?

  霖哥儿依旧盯着尹潇潇的脸,轻声问道:“娘,那个人是谁?”

  尹潇潇根本不愿说这些,将头转到一边:“总之,你别多心多想,我不会再嫁的。”

  霖哥儿伸手,将亲娘的头扭了过来,不容尹潇潇回避:“娘,不瞒你说,我早在几个月前就发现你不对劲了。早上总起得迟,时常做针线,做好的衣服除了我和霆哥儿,有一半都不见了踪影。我起了疑心后,特意命人盯着娘的动静,知晓娘常在子时后出府……”

  霖哥儿一开始知道此事时,十分震惊。

  只是,尹潇潇身手极好,想盯梢不被她察觉,绝不是易事。再者,霖哥儿也绝不愿此事曝露开来,损了亲娘的声誉。

  霖哥儿按兵未动,暗中调查。

  做过的事,总会有蛛丝马迹。一旦细心留意,尹潇潇的种种异常更是不容忽视。霖哥儿痛心地领悟到一个事实,亲娘确实在私会一个男子。

  知母莫若子。

  尹潇潇守寡多年,生性坚强果决,对亡夫十分忠贞。绝不是那等轻浮浪荡的妇人,也不该做出夜会男子的事情来……

  “娘,”霖哥儿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个自称谢五的人,到底是谁?”

  尹潇潇:“……”

  尹潇潇抽了抽嘴角,暗暗懊恼。

  早该料到,这件事根本瞒不了太久。到底还是让霖哥儿察觉了。

  罢了,既然瞒不住,也只得实话实话了。

  尹潇潇定定心神,缓缓说道:“霖哥儿,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太过匪夷所思。你先别急着发问,且听我仔细道来……”

  ……

  一个时辰后,霖哥儿回了自己的院子。

  栋哥儿吃饱喝足,已经睡下了。梅芸特意等夫婿回来,见霖哥儿神色恍惚脚步虚浮,不由得一怔:“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夫妻恩爱和睦,无话不说。

  可这一桩事,却是万万不能说的。

  霖哥儿随意敷衍了过去:“听闻二伯娘病逝,我心里颇不好受。”

  梅芸不疑有他,陪着感慨唏嘘了一番。

  霖哥儿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尹潇潇之前说的那番话。

  “霖哥儿,你爹一直都没死。这些年,他化名为谢五,一直在海上。他占了一个海岛,手下招揽了不少人,杀了许多海匪……”

  “其实,去年我去寺庙的那一回,就和你爹重逢相认了。这桩隐秘,绝不能让人知晓。否则,便是陷帝后于不义。更不可让霆哥儿知道。以霆哥儿的性子,只怕会对帝后心生怨怼。所以,我才瞒了下来。”

  “鲁王当年也一同去了海上,后来受伤不治身亡。你二伯娘如今也死了。霁哥儿也无需再知道这些过往了。”

  “你记着,这件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在阿芸面前,也不能提。对着霆哥儿,更得守口如瓶。”

  他心乱如麻,胡乱点头应了。

  然后,亲娘问他:“你想见你爹一面吗?”

  他愣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也不必选期择日了,当天夜里,霖哥儿趁着妻儿皆入睡之际,悄然潜出了屋子。和亲娘一并翻墙出了府邸。

  “在自己家里还要鬼鬼祟祟的,真是奇怪。”霖哥儿小声嘀咕。

  尹潇潇无奈轻叹:“要守密行事,只能如此了。”

  夜半时分,万籁俱寂。天上一轮明月高悬,分外明亮。

  中秋将至,团圆的时刻也来了。

  顶点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1552/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