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项氏合族数百人,除了旁支末叶去其他地方或者藏匿或者投靠亲友,跟着项氏长房一路逃亡的主仆还有三百多人。

  三百多人,有老有少有襁褓的婴儿,项氏准备充分,每个人都有车有马,不用用腿跑着走着,车上有吃有喝带了足够的钱,又有李家齐家兵马合计万数相护,在这乱世里,这样的逃难也是极其罕见。

  但行路还是太辛苦了,他们很多人这辈子都还没走过这么远。

  他们艰辛万苦的走出了河东道,向淮南道去。

  对大家来说,逃离河东道,最想去最安全的地方是麟州,但项老太爷从没考虑这个。

  麟州并不适合他们去。

  “云儿现在养伤住在皇宫里自顾不暇,我们这么多人去了是给他添麻烦。”项老太爷道,“几百人到了麟州,怎么住怎么吃,麟州那边人多,又是天子脚下,出点小问题都能成大问题。”

  陇右倒是可以去,但太远了。

  李明琪和齐阿城各自提议去她们家,但剑南道和东南道同理陇右太远了,当然,就算近项老太爷也不会去。

  那是别人家。

  如果剑南道和东南道没有主人,他们去了还好,现在双方都还有主人,一个主人正大放光彩,一个虽然因为一场战事灰头土脸,但依旧兵马雄厚稳稳的占据着东南,连安德忠也不能奈何他,皇帝自然也不能奈何他。

  合族都去寄人篱下,那项氏就抬不起头了。

  还好他们项氏有后起之秀项南,项南现在不仅有万数兵马的白袍军,还掌管了淮南道。

  淮南道原本也是别人家的,但主人不在了,他们去了就是新的主人。

  项老太爷指路淮南道,李大小姐和齐大小姐也都同意,不再提回家的事。

  一众人风餐露宿日夜不停的行路,到了安东这里,老人小孩女人们都熬不住了,不得不停下脚歇息。

  安东也算是到了项南所在了。

  先前项南带着白袍军就占据这里,后来大部分兵马去收整宣武道,这里现在多数是河南道兵马。

  不过河南道的兵马很随和,听到是项都督的家人,随行又有剑南道和东南道的旗帜,没有任何阻拦查问,立刻退避三尺。

  安东这边经历过战乱,人口稀少,城池破败,很多房子都是无主的,项氏族人随意住,暂时安置下来,虽然远远比不上在太原府那般,但比行路时要好很多,也能缓口气,再想着很快就能到淮南道,好日子重新就要到来.....

  没想到没有等到项南派来兵马迎接,项南竟然写信让他们别来淮南道,项五老爷看着信当场气晕,这种丑事也不敢声张,跑来给项老太爷下跪,替子认错,没想到项南这个孽子也直接给项老太爷说了。

  更没想到项老太爷竟然同意。

  “父亲,他说什么淮南道不安全,让我们留在安东。”项五老爷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这安东再安全难道还能有淮南道安全?”

  项老太爷道:“安东原本是很危险的地方,但现在京城被楚国夫人收复了,南边有河南道,东边有宣武道,都是卫军,安东的确是很安全的地方了。”

  项南是项老太爷最喜欢的孙儿,直到现在还在为最喜欢的孙儿说话,项五老爷羞愧又伤心的红着眼眶:“那也没有淮南道安全啊,而且这里破败没有人烟,他怎能让我们在这里住下?”

  项老太爷看了眼身边的老仆,老仆领会走到外边守着门。

  “淮南道是好,不只你我觉得好,其他人也觉得好。”项老太爷道,“你看,仙儿和阿城听说去淮南道后,也不说回家了,也要跟着我们去淮南道,她们为了什么啊?”

  “当然是为了小南啊。”项五老爷对于这一点还是忍不住几分得意。

  项南有貌有才,在这乱世里越来越有光彩,项云伤了病了,但项氏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他们还有项南,楚国夫人为什么能顺利的攻打的京城?那是因为项南在后方守淮南道阻挡安德忠,这京城收复的大功,他们项南必须要分走一半!

  这样的年轻人,天下瞩目。

  那楚国夫人都青睐项南......

  李家的大小姐和齐家的大小姐怎能不急切的追随项南去。

  项老太爷笑了:“看看你,我就更喜欢小南了,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小南自己很清醒,反而你这个当爹的得意忘形。”

  被爹训斥得意忘形,项五老爷有些讪讪,但因为夸了自己的儿子,倒也不用不安。

  “父亲,怎么了?”他不解问。

  项老太爷道:“那两个小姐你也低看了,她们的确是为了项南,但也不仅仅是为了项南,如果项南没有现在的身份,这两个小姐护送我们逃出太原府,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根本不会再跟我们走。”

  项五老爷听的更加糊涂:“父亲,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项老太爷道:“小南不是不让我们淮南道,是不让这两位小姐去淮南道。”

  项五老爷蹭的站起来:“他是想要停妻再娶?”

  那位楚国夫人吗?

  那位楚国夫人丈夫还没死呢......

  武鸦儿要是死了,楚国夫人就成了大夏最有钱兵马最多的寡妇.....

  但休了这两位小姐也怪可惜,他为什么没有生三个儿子?

  项老太爷一拐杖将项五老爷按下来:“他只是想守住淮南道,不让这两个小姐,或者说不让剑南道和东南道插手抢占。”

  项五老爷被一拐杖打的清醒了:“抢占?不会吧,再说了,我们跟剑南道东南道是亲家,一体.....”

  项老太爷冷笑:“一体?那至今剑南道跟我们兵马功劳一体了,还是东南道跟我们兵马功劳一体了?”

  剑南道反而从项云手里抢了麟州围困的大功,东南道更过分,就是因为他们无情无义导致项云受伤。

  想到这里,项五老爷几分悲愤:“他们无情无义,做的太过分。”

  “所以,他们的女儿就对项南有情有义了吗?”项老太爷叹气,“她们可不姓项,我们小南越厉害,她们越觊觎,现在也不是往日了,乱世之中,这些女子也不是嫁给谁家就是谁家的人,依附夫家而生,她们手中有了兵马,能要的多了,想要的也更多了,看看楚国夫人,她岂是只和武鸦儿伉俪情深吗?”

  楚国夫人可是还跟能左右剑南道的韩旭眉来眼去,为了什么?为了兵为了马,当然也为了韩旭的美貌。

  女人也是很贪婪的。

  尤其是当她们有能力贪婪的时候。

  项五老爷明白了,也就说项南是担心李家和齐家小姐来淮南道。

  他犹豫一下:“但淮南道是我们项南的,也是我们项氏主导,她们李齐两家都是协助。”

  “协助?”项老太爷嗤笑,“看看太原府被她们协助成什么样!”

  项五老爷瞬时没了底气。

  “这淮南道本就有主,这里的官府兵马可不是太原府那些人,小南有楚国夫人信任得以被他们接受,那些人可不会听她们的。”项老太爷道,“这两个大小姐不甘寂寞争名夺利,再闹乱了淮南道.....”

  他说到这里皱眉。

  “或许她们就故意要把淮南道闹乱,到时候剑南道和东南道就有理由出兵协助,进入淮南道,然后!”

  他站起来顿了顿拐杖。

  这不是没有可能!现在这世道,岂是只有叛军作乱?这卫军道府之间也是纷乱各怀心思。

  项五老爷也一个机灵:“太原府那边剑南道和东南道离得远够不到,叛军又强大,淮南道这边可是比较安稳没有那么多叛军,再者,剑南道和东南道都算是很近,别的不说.....”

  他向门外一个方向指了指。

  “前边,不远,宣武道里就有一堆一堆的剑南道兵马。”

  “说是奉韩旭之命来协助楚国夫人,但这些兵马到底是姓李,协助韩旭可没有协助李大小姐重要。”

  “小南好容易成了淮南道的主人,这是要反手就被别人夺了去啊。”

  “此时六弟受伤养在深宫,小南是孤身奋战啊,哪里能抗衡这两个大都督。”

  他踱步搓手后怕连连。

  “还好,还好小南及时提醒了我们。”

  他看向项老太爷。

  “父亲,我就是死在这里,也绝不让这两人带兵进入淮南道。”

  “说什么呢,你死在这里,小南就要来奔丧!那淮南道就更拱手让人了。”项老太爷皱眉,一摆手,“你生病就行了。”

  ......

  ......

  浓春天气舒适,虽然经过战火人烟稀少,但放眼往去四野倒不是荒芜凄凉,反而草木浓密,百花盛开,勃勃生机。

  “小姐。”念儿双手举着两把野花从远处跑过来,“好看吧?”

  李明琪在马背上微微俯身隔着白面纱嗅了嗅野花:“很香啊。”

  一声称赞已经足够,她并不留恋坐直身子,看向前方,前方有一队兵马疾驰而来,近前下马大礼参拜齐声高呼:“见过大小姐!”

  念儿捧着野花在李明琪身旁端正而立,恍若天上的金童玉女。

  李明琪对他们颔首:“免礼,你们是在宣武道驻守吗?”

  为首的将官应声是报上所属部旅职位姓名:“我们奉韩大人之命驻守宣武道,以防麟州安庆忠的叛军。”

  李明琪越过他们看向前方,荒野远处有一个个村落和城镇散布,明媚的日光下看上去亦是生机勃勃。

  她白纱遮住的脸上浮现好奇:“那,我能去看看吗?” 2k阅读网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1629/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