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小婉曾经是家里的小公主,现在,她什么都不是。没办法,没了亲妈保护,就是当棵不起眼的杂草,都是别人眼里的针心中的词。

????新妈妈要生娃……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重要了。

????她没说话,埋头碗里吃饭。

????已经腹大如箩的美丽女人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楚楚可怜,“平哥,你看婉婉不愿意,她只想你有她一个孩子就够了,她不喜欢弟弟妹妹。可,可我真的不想把孩子打掉,婉婉,求求你,我保证,我发誓,一定不会让他们跟你争家产的,这个家的东西都是你的。”

????恩。

????这番话的结果,就是路和平大怒,然后路小婉面前的碗变成地上一堆碎片外加她脸颊两个鲜红发肿的五指山。

????灰姑娘都没这么苦逼。

????虽然有刻薄的后妈讨厌的继姐,至少,忙于生意的父亲还记得在出门后给她带礼物回来。

????唔……

????路小婉的礼物由公主裙小皮鞋变成拳打脚踢巴掌印,以及……

????越来越频繁的告状。

????“平哥,今天我让婉婉削个苹果,她拿着小刀狠狠的往苹果上划,你说她是不是心里想着划的是我?”

????“我觉得婉婉还是不喜欢我,要不我们离婚吧,呜呜,平哥,我会把我们的孩子好好抚养长大。”

????“婉婉总是不理我。”

????“我好像快生了。”

????……

????路和平的现任老婆生孩子时,路小婉六岁,因为没能及时给她买回牛肉干来,就在医院,被亲爸抓着头发狠狠的往走廊雪白的墙壁上撞,最后还是护士听见哭声,才制止他。

????路小婉已经回忆不起亲妈长什么样了,也不记得以前被宠爱时有多幸福,也不期待往后。

????自打后妈生了孩子,她挨的打更多了。

????换尿不湿、兑奶粉、哄孩子、洗衣做饭……

????稍有做不好就被人戴上不善待弟弟想趁机弄死她好替亲妈报复渣男贱女的恶毒心机女。

????路和平仿佛也忘了他曾经有多疼爱路小婉。

????不爱会成为一种习惯。

????指使一个人做事习惯了就很难改变,打骂也一样。

????路小婉不是人,她是出气筒,是保姆,是育婴师,是厨师,是清洁工,是免费的沙包。

????路和平的公司越开越大。俗话说,商人重利,他没有多少文化,又是跟人合伙的,难免就有摩擦,有利益上的纠纷,有时就心情不好。

????明明生气却憋着,是会憋出病来的。

????枕头风吹呀吹呀,那股罡风就落到路小婉的脸上。

????后来,不需要某人煽风点火,路和平就很顺手的一把抓过不管在做什么的路小婉,高高扬起巴掌,或者提起脚。她,越来越木讷。

????人,每天都要吃饭。路和平,每天都要一揍。

????路小婉身上脸上全是伤,从来没好过。外人问起来,两人就把事推到孩子身上,说她调皮,不小心摔倒磨伤的。其实,邻居们谁不知道,天天这家传出凶恶的打骂声跟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可不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吗。

????关键,唉……

????要是当初那李慧不喝了农药,就算带着孩子离婚,也总好过本就没了妈的娃被活活打死。

????再说,路和平那公司,可是有李慧的股份的。

????离了婚,分到一笔钱,怎么都能过好。

????但,别人家的事,外人也没办法帮到太多。

????那小孩每天脸都是红肿的,有人觉得可怜,就去报了居委会,结果办事处大妈们来一趟,路和平两人态度极好的,口口声声保证不会再对孩子动手。等人走了,拿电线把小孩绑起来,用毛巾塞住嘴巴,用衣架狠狠的抽。

????得。

????外面也听不到声音了。

????还以为这家终于不再打孩子出气了。

????没过俩月,在一个冬天,很多人都记得,桃李县多年没下过雪,偏那天晚上,下了鹅毛大雪。

????路面的积雪几乎能没到成年人的小腿了。

????快过年了,下雪了。

????所有人都睡在热火的被子里不想出来,是邻居一个老婆婆,她习惯的起早,打开门倒垃圾,就看到对面墙壁靠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她年轻时做针线伤了眼睛,又加上天蒙蒙亮,楼梯间并没有路灯,看不清到底是谁。

????但,能猜到。

????除了那家,还能有谁。

????外头可真冷呀!

????老婆婆忙快步跑到门边,“婉婉,婉婉呀,快醒醒,要着凉的,要睡到婆婆家来睡。”

????她是看着路小婉长大的,一直很喜欢心疼这孩子。

????虽然知道被对门发现要更狠的惩罚娃娃,但这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孩子已经吃了够多的苦。到时,她会帮忙拦着他们俩的。

????赶紧去拉。

????一碰到,手一下子就缩了回来,整个人完全愣住了。

????又伸出手,颤抖着,去摸。

????苍老的脸上滑下两滴泪水,扭过头大声喊,“老头子,老头子快出来,死人了,死人了!”

????楼道里响起声。

????很快,老头穿着件大棉衣扣着扣子快走出来。

????恩。

????其他邻居也开门出来。

????这快过年了,是谁家的老人没熬过去吗?

????都这么想。

????毕竟,老年人年纪大,熬不过冬很正常。

????不过,在看到坐在楼道里那小小的身影时,所有听见声音出来的邻居都愣住了。

????“是……是她,路家的小姑娘?”

????已经僵硬了。

????眼睛半睁不睁,嘴角弯起,似乎是在笑。

????“这孩子,是看见她妈妈了吗?”不然怎么会笑。

????娃被冻死在门外,亲爸后妈却一点不知道,老楼的邻居们都怒了,就算娶了新妻,但这前头生的也是血脉亲人呀!简直狼心狗肺!

????有人怒而捶门。

????路和平被吵得不行了,才不耐烦的起床开门。

????迎来的是邻居们的怒火。

????“你根本不配当父亲!”

????“你这个人渣!”

????“垃圾!”

????……

????各种怒骂。

????路和平才知道他最不喜欢的大女儿冻死了。

????呃。

????是了。

????昨晚萍萍说婉婉又不听话,他本来就烦着,更烦,操起衣架劈头盖脸往正在收拾碗筷的女儿身上砸。

????男女混合打。

????他当时很生气,也不记得婉婉到底怎样了,直接抓起她就丢到门外,说知道错了再进来。

????后来,完全忘了。

????谁会想到就这么冻死了。

????路小婉死了,年方八岁,但她没有家人,没有人帮她讨回公道,邻居们固然愤怒,可,怒过也就算了。帮她报案了,路和平解释说不是故意的,认错态度十分的良好。

????更何况,那个年代,父母失手打死儿女并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恩,也是在潜意识里认为,孩子是父母的私有财产,而年幼的小孩子,虽有人『权』,但其实并木有。

????不重要。

????就这样算了。

????风言风语太多,没过多久,路和平就携家搬走了。24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2637/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