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皇没想到这族皇反应这么大,不由意外道:“怎么,族皇跟她也有过节?”

  “哼,何止有过节,我今日便要找她去算账!”族皇十分的恼怒,大声开口。

  辰皇越发意外了,“找她算账?你这是为哪般啊?”

  族皇恼声道:“这女人,可想着办法来找我们石族的茬呢,不仅如此,她还想联手我们石族,将你们紫叶阁给干掉,亏你跟她统一战线呢。”

  辰皇神色不定,“她还曾跟你们石族联过手?不对吧,你们石族跟她可是有过节的啊。”

  “你说的莫非是那个灵火?哼,那小贱人我可是因为云锦绣给处置了,只是没想到我刚处置掉那灵火,这云锦绣便直接翻了脸,简直气死我也!”

  见那族皇说的义正辞严,辰皇不由瞥了一旁的星途一眼。

  星途微点了下头。

  辰皇这才道:“云锦绣想要干掉我们紫叶阁,简直是痴人说梦!这件事,我要亲自找她去对峙,看她如何说!”

  族皇一摆手道:“你去问她是肯定不会承认的,不过,我有办法让她承认,今日,我便跟你走一遭。”

  辰皇道:“这不好吧?”

  族皇道:“这有何不好?倘若是这女人没做亏心事,又岂会怕鬼敲门?”

  辰皇道:“这件事,还是我单独问一问的好,否则大家面上都不好看啊。”

  族皇道:“这么说,你还是相信她了?”

  辰皇沉默了片刻道:“你看,这样如何?我先去一趟探探口风,若是她没说实话,你我再一道同去如何?”

  族皇听了,不由哼了一声,旋即道:“也好,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你去吧!”

  辰皇:“……”

  都逼到这个份上了,那是不去也不行了。

  *

  名医宗会。

  辰皇一到名医宗会的门前,就看到这里堆着的一层血泥。

  有几个学徒,将那血泥清扫到两边,然后在中间开出一条道来,供人同行。

  好在这天冷了,这些血泥堆在两边,也不会这么快的发生腐臭的味道。

  辰皇神色不定,虽说他早就得到消息,名医宗会有人闹事,但被云锦绣的雷霆手段给镇压了,可却没想到真有不怕死的,居然敢惹到云锦绣的头上来。

  这一层层的血泥也足以证明,云锦绣要么不动手,一动起手来,那是丁点活口都不会留的。

  辰皇刚一踏入大门,就见那个小施迎了上来,十分客套道:“辰阁主来了,我们会长在等您呢。”

  辰皇疑惑,“你们会长知道我来?”

  小施道:“会长说了,辰阁主只要见到那石族的皇,便肯定会来的,所以便让我一直在这里等着辰阁主呢,没想到还真叫给您等来了。”

  辰皇面色微微的变幻了一下,却还是跟着那小施走进了院门。

  正殿内,云锦绣正坐在书案后,翻看着什么东西,辰皇一进去,她便停下了手里的书册子,抬起头来,“辰阁主怎么带着那族皇一起来。”

  辰皇脸色微抽,“额,你都知道了?”

  云锦绣道:“我不光知道他在你那,我还知道他找你干什么,说了什么话,你来又是为了什么。”

  辰皇脸色微抽,“你不会是在我身边又安插了一个眼线吧。”

  云锦绣冷嘲道:“猜都能猜到,又何必安插什么眼线呢。”

  她目光微嘲的扫了辰皇一眼,“辰阁主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吧,是跟石族狼狈为奸,还是跟我名医宗会同仇敌忾,自己来决定吧。”

  辰皇直接坐了下来,“你同那族皇斗法,何必牵扯我们紫叶阁?我们紫叶阁现在的处境已经很难了。”

  云锦绣冷声道:“你们紫叶阁左右逢源,如同那墙头草,落得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然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倘若是你们再执迷不悟下去,那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云锦绣神色淡淡的,她体内虽然没有什么力量透发出来,可神色间的冷淡,却也足够让辰皇心里一寒了。

  眼前的云锦绣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本体。

  那正在闭关的本体,谁知道什么时候出关,等出了关,又是到了何种的地步。

  他现在对云锦绣那是真有点怕的,这女人的心思和心机,比那婴灵还可怕。

  辰皇沉默半响道:“紫叶阁也不想同石族走的太近,可那族皇逼我啊!”

  紫叶阁现在的影响力不像是从前了,名声也不太好,那个族皇的实力,看起来似乎比他还要强一点,现在,他反而是谁都得不起了一样。

  昔日的紫叶阁,怎么就沦落到这般不堪的地步来了。

  辰皇心里,那是相当郁闷的。

  云锦绣道:“想要化解,也是很简单的。”

  她说着,抬起眼睫,眼底尽是莫测,“既然你喜欢两头跑,那就给你一个两头跑的机会好了。”

  辰皇脸色一抽,“你真以为我喜欢两头跑呢,我这不是为了紫叶阁吗?”

  云锦绣道:“脚踏两条船,早晚是会从船上跌下去的,我给你的,正是一个让你掉不下去的法宝。”

  她微抬起眼睫,随手递给了辰皇一个荷包。

  那荷包不是女人的香包,而是一个灰色的布袋,上面也印着符印,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辰皇将那荷包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

  云锦绣淡声道:“若是有阴灵近身,这荷包便会有反应,且能保护你,还不会被人发觉,你随时携带在身,看一看那石族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辰皇神色一变,“你的意思是,那石族已经被婴灵把控了?”

  云锦绣淡声道:“这种事,无凭无据的倒是不好下定论,但有没有被把控,你带着荷包靠近一下那族皇便清楚了。”

  辰皇了然道:“那我便心里有数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你放心,紫叶阁再怎么样,也不会跟婴灵混在一处的。”

  那怪物,就算是他灭掉了云锦绣,也是无法把控的,到时候搞不好会把自己连带着紫叶阁都给拖进去,到时可就麻烦了。

  他虽然是个两面派,但什么时候该两面派,什么时候该自保那还是很清楚的。

  云锦绣微微一笑道:‘辰阁主这么上道我也很欣慰,只是具体的事情该如何做,我们随时沟通。“

  她说着,随手将一块水玉丢给了辰皇。

  辰皇一把接住了,握着那水玉一看,却是被打造成了极为精巧的戒指模样。

  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看来炼器堂的水平已经到了颇为强悍的地步。

  辰皇没再多言,便转身告辞了。

  见他离开,没多一会,夏沐便缓步的走了出来。

  云锦绣收回视线,看向夏沐,“怎么样?”

  夏沐道:“看来,姚菲若是逃到石族里去了。”

  云锦绣微微的皱起眉头,原本是不想跟石族结梁子的,现在看来,这梁子是不结也得结了。

  她沉吟片刻道:“既然这个族皇没在石族,可以让猪它们动手了。”

  夏沐扫了一道星辉出去,缓声道:“就看它们能不能万无一失了。”

  云锦绣倒是不怎么担心,盗宝小分队就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

  辰皇一路未停,就回了紫叶阁。

  一踏进大殿,那族皇果然还在正殿内等着。

  他气急败坏的往椅子上一坐,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恼怒道:“岂有此理!”

  那族皇见辰皇是带着怒火而来的,不由上前道:“发生何事了?”

  辰皇恼怒道:“我前去询问,却被云锦绣冷嘲热讽一顿,她竟然如此不给我辰某人脸面,简直可恶极了!”族皇一听,脸上露出一丝冷嘲,这才开口道:“我是怎么说的来着?那云锦绣早就看不惯你们紫叶阁了!”

  :。: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2674/3163/